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216、番外:方少行

作者:时镜本书字数:K更新时间:
????一秒记住【无限小说网 www.zc5xs.com】为您提供最快更新!<太-无限>小说щww.zc5xs.com

????一眨眼四年过去了, 没仗打的日子, 一天比一天无聊。边关安定, 薛况也死了, 剩下一个刘进老好人一个,想折腾都没得折腾。

????方少行觉得自己浑身都要长毛。

????他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甭管轻重缓急都要进去插上一脚的性子。在享了这些年的清福之后,终是忍无可忍,做出了一个叫全京城都惊掉下巴的决定。

????——辞官。

????这一年是永嘉四年, 方少行一个才过而立没多久、前途正好的从一品武官,说辞官就辞官, 半点不带含糊的!

????折子往朝上一递,人人都当他是疯了。

????就连根基渐深的皇帝萧廷之翻过奏折后, 都皱眉问他:“方大人真想好了?”

????哪儿能没想好呢?

????又或者说……

????方少行的事儿,就没一件是想好了再做的。

????当着满朝文武的面, 他随随意意地站着,眼角那一道旧疤上凝着往昔的邪肆,是半点也不见改。

????听了皇帝问,他也没正色多少。

????当下便回:“当官没仗打也没意思,让我往边关去驻守皇上您与几位辅臣又一副不放心的样子, 生怕我搞出点什么事来。所以想了想, 准备回去种地,望您恩准。”

????“……”

????“……”

????“……”

????从萧廷之到顾觉非再到季恒,甚至是到刘进,到昔日认识他或者不认识他的一群人, 所有人听见“种地”两个字时,俱是嘴角一抽。

????如今这大夏,就说是顾觉非去乡下种地,都比方少行回家种地这种话来得靠谱可信!

????方少行能老老实实种地?

????别从地里种出个妖怪来才是吧!

????文武百官都想劝,可方少行愣是铁了心了,横竖就一个意思:老子就是要辞官,赶紧给老子准了,不然老子要搞事!

????得。

????谁也拗不过。

????最终还是顾觉非看出那么一丁点意思来,站下首老神在在地笑着劝萧廷之:“皇上,既然方大人想要辞官,您就允了吧。全天下都知道他是个闲不住的人,您先放他回去玩几天。等万一哪天他闲不住了,再想回朝堂上来折腾,您再下诏宣他回来也不迟。左右都是您一封圣旨的事情,实不必如此计较。”

????这话也有道理。

????萧廷之对方少行有了解,知道这是个规矩束缚不住的人,当年被萧彻派去守宫门,愣是逼得一群大臣上不了朝。

????他哪儿是守宫门的,简直是老祖宗!

????如此一想,到底还是准了折子,只说方少行想回来做官,或者他日边关起了战事,再召他还朝。

????于是方少行官服一扒,成了坦荡荡一介白衣。

????市井流言传遍,有的游方道士信誓旦旦对人讲,说他是中了邪。他听说之后,找到那道士,跟他说“道长你算的真准,我就是中邪了”,然后一顿老拳把人给揍进了回生堂。

????从此以后,京中谣言竟为之一空,种种七嘴八舌的议论,消失的速度之快,便是皇帝下的禁令都望尘莫及!

????永嘉四年的整个下半年,方少行是泡在酒坛子里、醉在脂粉堆里的。皇帝赏赐的金银不少,足够他喝遍美酒,看遍美人。

????自己的府邸是不回的,就睡在勾栏里。

????八月过中秋的时候还有两位名妓为他吵了一架,闹得满城风雨。

????不少忧国忧民的大臣们听了之后直摇头,想不通方少行这德性到底是怎么养起来的,也不知他脑子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但反正他现在辞官了,众人也管不着。

????方少行乐得逍遥自在也从不想去搭理他们,眼瞧着眨眼年关翻过,一下又到了永嘉五年,他酒才醒了不少。

????这一天是正月十五,正元。

????他一觉睡醒,打销金窟里走出来,穿过了前面琉璃厂最热闹的那条街,轻车熟路地就找见了那家酒楼。

????去年新开的,卖的是最好的般若酒。

????方少行是常客了,进了楼便随意挑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来,堂中还烧着炭,地上铺着绒毯,也不觉得冷。

????小二照老样子先给他上了两坛子酒。

????他也不用杯盏,就拍了泥封,靠墙侧端着酒坛喝,目光却随意地往外头街道上看去。

????正元之夜,京中有灯会。

????这会儿虽然还是白天,但大街小巷已经有不少卖花灯的小贩摆上了摊,扯着嗓子说吉祥话,招徕着四方的客人。

????卖花儿的卖糖的,挤挤挨挨全都在一起。

????这京城,已半点看不出当年血染的颜色了。

????方少行喝着,又一次觉出了那一点若有若无的落寞。

????小半坛子酒灌下去,也不知为什么竟觉得嘴里没什么味道,起身便想要离开。

????但没想到,就在他起身的同时,下面竟传来了一声着急的呼喊,他听着有些耳熟。

????于是定睛看了过去。

????无巧不巧,竟是薛迟。

????十四五岁的少年郎,那眉眼像极了他父亲,但细微处又继承了其母的精致,既带着一身英气,又不让人觉得粗莽,腰间佩了一把剑。

????方少行瞧着,该是那把洪庐剑。

????只是此刻少年的举止就没那么从容了,急急忙忙朝街边一捏面人的小摊上跑去,一面跑还一面喊:“糖糖,糖糖,你回来!”

????那面人摊桌旁边,立着个粉雕玉琢的小姑娘,雪似的胖嘟嘟的小手就扒在桌边上,一双乌溜溜的瑞凤眼睁得大大的,巴巴望着一只仙女模样的面人。

????薛迟跑过去跟摊主道歉,要拉这小女娃回去。

????可小姑娘脾气还很大,就是不走,扒着那桌沿不肯松手,还奶声奶气地喊:“糖糖不想走,糖糖想要小仙女,要小仙女!”

????薛迟顿时一个头两个大。

????上头方少行看着,却是一下笑出了声来:都说现如今内阁首辅夫妻两个都是人精,但一双儿女,除了比旁人聪明很多之外,性情上竟好似没继承那两人半点,是一对儿少见的傻白甜。

????其中尤以大小姐顾一糖为最。

????比如,此刻。

????瞧见那七仙女面人之一,怎么都迈不动腿,就死粘在旁边不走了,薛迟拉都拉不动,一拉她就敢哭出来给人看。

????小模样实在是太可怜了。

????捏面人的老师傅瞧着她泪眼汪汪模样,又实在生得精致,打从他做这行手艺开始,就没见过这样好看的,于是巧手一转,竟捏了个面人儿递给她:“小姑娘不哭不哭,来,这才是最好看的小仙女呢,给你,看看像谁?”

????“呜呜……呜?”

????红着的眼睛眨了眨,小姑娘看了看老师傅,但觉人家慈眉善目,绝不是娘亲所说的坏人,便伸手将面人接了过来,说了一声“谢谢”,这才仔细盯着面人看。

????才看了没两眼,她一下“哎呀”了一声:“迟哥哥,迟哥哥,你快看!像不像娘亲?诶,也有点像爹爹呢!可它穿的衣服,怎么跟我一样呢?”

????薛迟有翻白眼的冲动。

????他算是知道什么叫恶人自有恶人磨了,想他小时候也是名震京城的小霸王一只,今天却被个小姑娘折腾来使唤去。

????报应啊!

????以他的眼力自然一眼就认出人摊主捏的就是糖糖,可糖糖这傻的,愣是半天没看出来。

????亏得她读书还能过目不忘呢!

????薛迟干脆抄手站在一旁,不接话。

????顾一糖就瞪着那大眼睛,死盯着面人儿看,越看越觉得像是自己照镜子时候的模样,于是手一扬,就要说什么。

????但一抬眼时,便瞧见一旁店里走出来的人影。

????于是她两只眼睛一下就亮了起来,竟又将薛迟扔到了一旁,啪嗒啪嗒跑了过去,扑进了那香软的怀中,把面人举起来给她看:“娘亲看,仙女!仙女耶!”

????“是,是,是仙女,还是个小仙女呢。”

????颇带着几分无奈的声音,是陆锦惜。

????她旁边还跟了个长得跟顾一糖有七八分肖似的小男孩儿,也是粉雕玉琢模样,探过脑袋来也去看那面人。

????薛明琅脚底下蹬着一双小红皮靴,穿一身好看的红,背着手最后从那店铺里走出来,见着眼前这混乱情状,便无奈地抬手轻轻一扶额,叹了口气。

????接下来的场面,着实混乱了一阵。

????顾一糖有了面人,顾一棠也一副很想要的模样,陆锦惜便只好请那捏面人的师傅也给捏了一个,又把顾一糖那个面人的钱给付了。

????如此好一番折腾,才算把两个麻烦精给拎走。

????府里都是有丫鬟跟着的。

????方少行在楼上看着,便见那个叫风铃的丫鬟上来,与几个婆子一道,先把小姐和公子抱进了马车里。

????陆锦惜则是提了裙角,竟从街边上往酒楼里来。

????方少行顿时一挑眉,目光从下面街道上移开,落到了二楼的楼梯口,才听见细碎的脚步声没多久,便瞧见陆锦惜走了上来。湖蓝遍地金的百褶裙,披了银鼠皮坎肩,两手都揣在毛绒绒的手笼里,端庄娴静,又透着一种难言的清丽与随和。

????惊艳一如初见。

????他还记得,那时是他不满被贤妃卫仪诟诬,撺掇刘进带兵在老太师寿宴的时候堵了长顺街,不让京中那些达官贵人们过去,气得永宁长公主与他们一番理论。

????最终一把往车里一拽,竟拽出个陆锦惜。

????那真真是好看极了,不管是在京城还是在边关,他二十余年的人生里就没见过这么对胃口的女人。

????可惜了。

????她已经嫁了人,且嫁的不是他。

????也可惜了。

????她后来又再嫁了,嫁的依旧不是他。

????方少行不是非女人不可的人,比起女人他跟喜欢打仗,所以虽有那么几分不能一亲芳泽的遗憾,但也没觉得有什么日子不能过的。

????此刻见着人,他也没半点避讳。

????在这二楼上头,竟是喊了她一声:“夫人,可算是很久不见了。”

????陆锦惜听见这声音,反应了一下,循声望来,瞧见是他,才展颜一笑,倒是大大方方地走了过来:“这可真是难得了。早听说方大人辞官,柳眠花宿,人影都找不见半个,今天却被我给撞上了。”

????“合该夫人今日遇见我。才从别地儿出来,没带够酒钱呢。夫人这一来,我倒是能喝个痛快了。”

????方少行端着酒坛子喝了口酒,脸上还挂着笑。

????“可别忘了,四年前你强借了我一坛子酒去喝,至今还没还上呢。”

????旁人都是年纪越大,越见沉稳,有多少锋芒,年过而立之后都会渐渐收敛起来。

????可方少行不然。

????他眉眼间的邪肆恣睢,一如往昔,一身混不吝的气概,既不像是征战沙场的将军,也不像是位高权重的朝臣,反倒像是……

????像是游侠。

????天生一股浪荡的气质,怎么看怎么跟旁人不一样。

????陆锦惜打量他的目光,多了几分奇异,自也不把这一点所谓的酒钱放在眼底,只好奇地问他:“旁人都说你是辞官了,可朝野上下没一个人知道你是什么打算。我是真想知道,方大人如今这年纪,怎么看怎么前途不可限量。好端端地,辞官做什么?”

????“什么前途不可限量?”方少行把酒坛子一晃悠,嗤笑了一声,眼角眉梢都是轻狂气,“老子都把薛况弄死了,身为武将,做到顶也就这样了。当年在边关打仗的时候我就不服气他,总想着有一天要超过他。可真等他死了吧,也没仗打了。再说即便打仗也没人能赢得了我,忒没意思。”

????“……”

????这话若传出去,怕是他方少行有十条命都被人打死了。

????陆锦惜眼角微微地一跳,勉强维持着面上的平静,也坐了下来,开了另一坛子酒,与他一碰,略喝了一口,才把骂人的冲动给压了下去,续问道:“那接下来就没什么打算了吗?成个家,立个业?总不会后半辈子就这么吃吃喝喝嫖嫖赌赌吧?”

????这一个“嫖”字,听着怎么这么刺耳?

????方少行眼皮一掀,挑眉看了她一眼,想起自己那狗窝似的府邸,对所谓的“成家”是半点兴趣都没有。

????“我方少行生来只为风云,安稳的日子不适合我。”

????“看来是有打算了?”

????陆锦惜在这种时候一向很敏锐。

????方少行笑,也不明说,只向她卖了个人生里很少卖过的关子,道:“人这一辈子,若没有目标,没有想要打败的人,也是很无趣的。方某人是什么打算,夫人来年一定能猜到的。”

????说实话,这一刻陆锦惜只想拂袖走人让方少行自己没钱付账被人打死在酒楼里,但想了半晌,到底觉得他这人也不错,坐着陪他喝了一会儿,才告辞回了府。

????次年春闱,她总算知道方少行那话的意思了。

????永嘉六年金銮殿试,辞官已近两年的方少行赫然位列前三甲,在糊了名的情况下被萧廷之钦点为榜眼,震惊朝野。

????那一天下朝回来,顾觉非笑了很久。

????陆锦惜听了消息,只觉人在梦中,都不大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了:“他的打算,竟然是这般吗……”

????没了武将第一的薛况,终是盯上了顾觉非这文臣第一。

????“你还笑得出来,竟是半点也不担心吗?”

????她看了顾觉非一眼,不由询问。

????顾觉非难得沉默了片刻,接着却是摇头,唇边笑意清浅,双眸中带着几分高旷悠远的味道,只道:“天下之大,自是人外有人。往日人都只当他方少行是个莽夫,是自命不凡,如今才知道他是真的天纵奇才。仔细算算,若非此人实在荒唐放旷,便是我也未必能及得上他。但这却不是什么需要担心的事。人活在世上,没有能与你匹敌的对手,到底显得落寞……”

????活着,便永远在征战。

????他不知道自己将来还会遇到怎样的对手,面临怎样的困难,可不管是以往还是将来,都不会想要退缩。

????方少行为风云而生,顾觉非也从不平凡。

????全本欢迎您! t1706231537zc5xs{无限}小说 щww{zc5xs][com}无限小说网手机用户请浏览 m.zc5xs.com阅读。
(←快捷键) <<>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